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

第一章毁人声誉

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 山华 2007 2021-03-04 18:23:22

  2021/3/4,首发阅文旗下红袖添香网站,作者:山华。

  写文不易,请支持正版,请勿转载,违者必究!

  女主小景女扮男装,可把她当作男主来看。

  __

  “穆元景,你给老娘出来!今天你非得给我一个说法不可!”

  长宁侯府门前,一位四十多岁的妇人正叉着腰大咧咧的长宁侯府门前闹开了。

  一些好事者听到妇人的话,皆停下脚步围观。

  穆元景快到前院转角处的时候,就听到了前面远远传来的喧嚣声。

  等她逐渐靠近了,便看到府外聚集了一堆人,隐隐约约还听到一些议论。

  “这人是谁啊!怎么敢在这里闹事?”

  “谁知道呢,不过听说这女人一直嚷着要见穆三公子,问她为什么,她又不说。”

  “我看八成是来穆家打秋风的亲戚。”

  “那不一定,没听到人家非要见穆三公子么,说不定是穆三公子惹的情债,只是没想到穆三公子看起来正正经经,没想到居然……”

  说话的那人摇头看向妇人,语气颇有一种没有想到的意味,“没想到三公子口味这么重,连足够当他娘都女人都能下嘴。”

  这话说的没有隐晦,在场的人也都听出来了。

  而妇人不知是羞的还是气的,听了这话,脸色变了变,当即叉着腰指着那人破口大骂。

  “你个滚犊子,浑说什么玩意儿,再乱说,老娘撕烂你的嘴!”

  恰在此时,穆元景已经走到府门口。

  也不知道外面是谁喊了一句“穆三公子出来了”,外面所有的百姓全都把目光聚集在她身上。

  她一出来,聚集在周围的百姓也都起了看戏的心思,目光始终在妇人和穆三公子身上来回。

  “出来了,出来了!”

  “穆三公子出来了。”

  “这下有好戏看了。”

  穆元景负手站在长宁侯府门前,看着一位穿着普通的妇人在转身见了她之后,立即在门口号声大哭。

  那变脸速度,那叫一个快,要不是妇人口中的话叫她迷惑,看的穆元景都想拍手叫好。

  穆元景敛眸,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管家,眼中的疑惑不言而喻。

  穆管家收到三公子的眼神询问,摇头苦笑一声,立马上前。

  道:“三公子,这位民妇赶也赶不走,一直口口声声说要见你,却又不说事,我们……”

  我这才让人不得已去请了您来。

  “嗯。”

  穆元景明白了管家的意思,转头看向要见她却又什么都不说一直号声大哭的妇人。

  “我可怜的女儿啊!你怎么就这么丢下为娘独自走了呢?”

  “为娘就你这么一个女儿,辛辛苦苦养大,你走了,叫为娘如何活啊!”

  妇人扑在旁边盖着白布那人身上,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嚎啕大哭。

  周围的人听她这么一哭,才知道原来盖着白布的,是她的女儿。

  难不成真是穆三公子惹来的情债?周围人不免猜测。

  一些有好事者好奇的问她,“这位大娘,您到这儿来哭,还非要见穆三公子,可是穆三公子怎么你女儿了?”

  穆元景刚想问妇人要见自己所为何事,却不想还未问,就被妇人口中的话砸的晕晕乎乎。

  “姓穆,你好狠毒的心,你欺我女儿,辱我女儿,我女儿不肯同你……同你,你却要杀了她!”

  “你个杀人凶手,为什么老天不长眼,没有把你的命收走,我可怜的女儿啊……”

  穆元景一脸懵逼的看向嚎啕大哭大闹的妇人,浑然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成了妇人口中的“杀人凶手”。

  穆元景便不管这位大娘为什么来长宁侯府门前哭诉,转头吩咐管家。

  “去账房拿五十两银子出来给这位大……”穆元景想五十两银子打发走大娘。

  要知道,这五十两银子足够一个普通家庭生活一年了。

  却不想这人来了岂是那么好打发的。

  “娘”字还未说出口,穆元景转头一看,地上的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朝她扑了过来。

  嘴里还嚷着,“穆元景,你这天杀的,还我女儿命来!”

  猝不及防,穆元景下意识的避过扑上来的妇人。

  可是却不想妇人似乎知道她要避开,速度快的一把抓住了她的左手。

  然后提刀就往她身上捅。

  大娘手上居然有刀!!!

  她还从未见过这种阵仗,看到妇人手上的刀,穆元景又惊又惧,慌忙后退。

  可是妇人抓住她的手实在是太用力了,穆元景根本挣脱不开。

  眼看着妇人手上的刀就要往她身上刺来了。

  也许是穆元景求生欲极强。

  下一刻,她用尽全力甩开妇人拽着她的手,从妇人手上挣脱出来。

  可惜,还是伤到了。

  挣脱出来后,穆元景忍不住低吟吃疼一声,下意识捂着左手臂后退三步。

  “公子!”

  看到三公子受伤了,周围的下人忙反应过来,赶紧上去把穆元景和妇人隔离开,并控制她。

  众人惊了,呆呆的愣住原地看着转瞬即逝的变化。

  众人:???这是什么情况?当街行凶!!!

  “公子,您受伤了,快快快,快去请太医来!”穆管家见状,忙让人去请太医。

  “不必了。”

  穆元景低头看了一眼手臂上的伤,拧眉阻止穆管家要去太医。

  下一刻,她又抬眸看向前面被控制住的妇人。

  妇人被长宁侯府的奴仆挟持着双手,微微垂着头,让她看不清妇人的脸。

  “大娘,我与你无冤无仇,你为什么要杀我?”她走过去,问。

  妇人垂眸眼底闪过一抹心虚,再抬头声音更大了,“就是你害死了我的女儿!”

  妇人面露憎恨看向她,眼中似是燃起熊熊怒火。

  “无冤无仇?我那苦命的女儿却被你害死,你却说无冤无仇?”

  “你还我女儿命来,还我女儿命来!”

  想到苦命的女儿,妇人的心就揪着疼,不断地挣扎着想要扑过去杀人眼前害了她女儿的人!

  穆元景提醒道:“大娘,我从来没有见过您女儿。”

  “呸!”妇人继续道:“你不认识?你现在倒是说不认识了。

  当初为什么三番两次来纠缠我女儿,逼她,逼她……”

  事关女儿名节,妇人顿了顿,突然说不出口。

  但就因为她没有说出来,周围看洗的人也都明白了。

  众人一惊,这信息量有点大啊!真没想到穆三公子居然是这样一个人!

  “大娘,您是不是搞错了,穆三公子怎么会……”

  “我也想是我搞错了,可是证据确凿,我亲眼看到的,还能有假?

  那日我亲眼看到他匆匆的穿衣服从我家走出来。

  当时只有我女儿一人在家,我忙跑回家去,结果看到了却是我女儿已经没命了!”

  “不是他害死了我女儿,还能是谁!可怜我的女儿,年纪轻轻,就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妇人当众大哭,泪如雨下,口口声声说是穆元景杀了她女儿。

  哭着喊着要穆元景赔她女儿的命来。

  周围的人一看,就不免起了同情弱者的心。

  “啧啧啧,真没想到穆三公子居然是这样一个人。”

  “强迫不成,就要杀了对方,当真是可恶!”

  “好歹也是一条命,穆三公子怎么能这样?杀人偿命,应该抓起来!”

  众人对此事看法不一,但基本都是一边倒,都在骂穆元景。

  看着妇人伤心欲绝的模样,穆元景皱着的眉头越来越深。

  妇人说的有理有据,言辞清晰,要不是她没有那个功能,都要信了妇人的话。

  此事已经闹开了,长宁侯府外,围了不少看热闹是人。

  听了妇人这一番言论,不少人在心里唏嘘,穆三公子竟是如此好色之徒。

  原先以为是穆三公子与这位妇人有什么不清不楚,没想到是和这位妇人女儿。

  嗯,也是,穆三公子也是正常人,怎么可能看得上一个足以当他娘都人。

  就是谁也没有想到穆三公子居然会杀人!!!

  事关公子与侯府的名声,一旁的管家询问道:“公子,怎么办?要不要把她赶走?”

  “赶走?”穆元景摇摇头,不不不,这个时候不能赶她走!

  如果这个时候赶走妇人,只会显得事情就是她做的。

  事关穆家,她不能让这事这么过去,怎么也得说清楚!

  她想了一下,道:“你亲自去请府尹大人过来。”

  说府尹,府尹到。

  在管家应声准备去请府尹来时,府尹已经在人群外面了。

  离得老远便朗声道:“京都重地严谨聚集喧哗,何人如此放肆?”

  听到这声音,穆元景以及众人的目光皆看向站在人群外的男人。

  男人约莫看起来三十多岁,身量很高,身形如柏笔直挺拔,隐隐有一身正气凛然。

  见到府尹大人来了,围着的人群不自觉让了一条路。

  府尹沈儒松负手走来,冷眼看了一眼地上的妇人。

  妇人头发凌乱,眼睛红肿,衣服上还带着些尘土,趴在那里额头抵着地面。

  声音嘶哑的嚎叫着,妇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。

  “大人,求大人为民妇做主,将杀民妇女儿的凶手穆元景捉拿归案!”

  府尹负手站在妇人面前,听她说完来龙去脉后,随即朝穆元景看去。

  据他所知穆三公子应该不是这种好色之徒,更不可能杀人了!

  但他身为府尹,掌管陈国天下刑狱,就不能不管。

  沈儒松轻咳一声,问:“穆三公子,此事你该作何解释?”

  “大人来的正好,我不认识大娘,无冤无仇,我也很想知道大娘为什么要冤枉我。”

  穆元景轻轻一笑,两手一摊,只作摇头不知。

  ——

  本文参加了红袖短篇小甜饼征文,喜欢的可以投个月票豆子评论吗?

  

山华

审核编辑大大,这不是纯爱不是纯爱不是纯爱,女主是女扮男装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