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

第十一章想要见他

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 山华 2276 2021-03-25 23:54:19

  长宁侯府共有三位公子,除却已经分家的二房的二公子,就剩下她和嫡长兄是大房这边。

  两人都在前院有一个单独的院落,

  而她就住在除了正院和松鹤院最好的一个院落——绛雪轩。

  绛雪轩原本是长宁侯世子住的地方,按理说她不应该住进去的。

  但奈何原身很是受长宁侯宠爱,在长宁侯心里,原身虽未封世子,却已是世子。

  在长宁侯看来,这是早晚的事,只可惜,原身没有等到。

  绛雪轩之所以叫绛雪轩,皆是因为这个院落在冬天下雪的时候,院子西侧有一处梅花,可以很好的赏雪景。

  可惜现在穆元景根本无心赏雪景,她不顾夜黑风雪交加的极速朝外面走去。

  “公子,这么晚了,又下着大雪,你这是要去哪儿?”身后远远传来青梅的声音。

  青梅看着她望外面越走越快,也不知道这是要去哪儿,心中实在担心,转身进去那了把伞冲进雪天里,朝穆元景跑去。

  “公子,您等等奴婢!”

  夜色如墨,雪还在簌簌的下。

  出了长宁侯府,她沿着原主记忆一路向着皇城北门跑去,脑海里一遍遍回想书见说的话。

  【太子得知公子恐会遭难,连夜放下手头的事赶回洛京,谁知路上遇到了三次刺杀,太子身受重伤,还是要坚持赶回来……】

  身后跟着的是青梅和书见。

  书见身上受着伤,青梅又要顾及书见,就没有跟上穆元景的脚步。

  “青梅,我腿上受伤已经赶不上公子的速度了,你就不要顾及我,赶紧跟上公子吧!”

  见他们已经落后公子很长一截路,书见停下慢慢停下来,推开一直搀扶着他走路的青梅。

  青梅看了看前面已经走远消失在夜色里的公子,听了他的话,心里面很想抛开书见追上姑娘。

  “可是——”又回头看了看腿上受伤的书见,青梅有些犹豫。

  “夜里不安全,又还下着雪,你赶紧追上去!”

  见青梅犹豫,书见再次催促道,“若是公子出了什么意外,你如何与殿下说,快点追上去。”

  “这——”一听到“意外”两个字,青梅当即不再犹疑,“那你先回府找陆大夫看一下,我这就追上去。”

  说完,青梅不在迟疑,转身运用来去自如的轻功也消失在夜色里。

  雪下得很大,穆元景走在雪地上都能感受到雪的柔软。

  自从听了书见回来后说的那番话,穆元景心神就有些恍惚。

  加之心中实在是担心太子殿下,什么都不顾,冒着大雪纷飞往外跑。

  “站住!”

  等到了北宫门外,被守在宫门前的侍卫拦住,她这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我,我,我怎么在这儿?”

  她站在高高的城门下,看着眼前人穿着铠甲,手上拿着剑,愣了一下,一时之间不明白她自己怎么在这儿?

  我不是在绛雪轩么,怎么在这儿?穆元景心想。

  快速跟上来的青梅一口气还没歇下就听到她的这一句话。

  “……公子,这里是皇宫北门。”青梅拿着伞上前去,提醒道。

  “皇宫,北门——啊!”这一提醒,她总算是想起来了,“太子!”

  想起了她要做什么,穆元景转身朝守着宫门的侍卫笑了笑。

  眼中带着七分笑意,三分讨好。

  “这位大哥,在下乃长宁侯府二郎,是太子殿下的侍读,在下有要紧事要见太子,烦请大哥通融通融。”

  说着,她在自己身上摸了摸,发现没带银子,又转头朝青梅使了个眼神示意。

  那眼神,就算是个五岁小孩应该也能够明白,就是让青梅给这位侍卫大哥钱财。

  青梅明白。

  这个时候她知道姑娘在听了书见的话后担心太子,急着见太子。

  青梅就走上去,从腰上的一个香囊里取出两锭银子分别放到两位侍卫大哥手上。

  并笑着说:“两位大哥,我家公子急着见殿下,还请大哥通融通融一下。”

  这要是放在之前认识穆元景的人,必然会让她进去。

  可惜,今夜她不凑巧,今夜守北门的侍卫不是认识她的人,不然也不会把她拦在外面了。

  而且两位侍卫都不认识他,倒是听说过长宁侯府穆家二郎,不过现在已经不是长宁侯府了!

  两位侍卫大哥收了钱,互看了一眼。

  另一位侍卫掂了掂手中的银子,用着打量的眼神上上下下看了她好几眼。

  她有些不太喜欢这种打量,心中很是不喜欢,但想到陈昭,又皱着眉头忍了忍。

  “长宁侯府?我倒是听说今天陛下下旨褫夺了侯府爵位,贬为庶民。”

  侍卫突然大声斥责吓退穆元景,“如今你已经不是侯府公子了,宫城重地,岂是你等庶民能够来的,还不快速速离去,否则休怪我等对你不客气!”

  说完,侍卫就很不客气的拿着剑把他们往外轰。

  “你,你说什么呢!”青梅瞪着眼睛当即怒道:“有本事你再说一遍!”

  “说就说,你家公子早就不是什么侯府公子了,还是赶紧走走走,从哪儿来,回哪儿去!”

  侍卫一点也不给他们面子,语气不耐烦催促他们赶紧离开。

  “你,你!”

  青梅自从进了长宁侯府,在姑娘身边伺候后,还从来没有遇到这种事,当即怒了。

  气得青梅撸袖子准备跟这位拦着不让他们进去的侍卫干架,还好被穆元景给拦住了。

  不然在宫门口闹事,她就是再有太子做靠山,也救不了青梅。

  毕竟这位侍卫大哥说的也对,皇帝下旨夺了侯府爵位。

  虽然太子殿下已经阻止了,但是圣旨已下,确不是那么容易收回的。

  “公子!”青梅瘪了瘪嘴,不满道:“他都这样说了,你还拦着奴婢!”

  青梅气不过,说完转头怒瞪了那侍卫一眼。

  穆元景听了不说话,只摇头笑笑。

  她后退三步,仰头朝那三尺宫墙看去,但夜色太黑,穆元景什么也没看到。

  “走吧!”在宫墙外站了没一会儿,穆元景就准备打算离开。

  恰在她转身之际,身后传开一道男人硬朗的声音,“穆三公子请留步。”

  原主身为太子侍读,在洛京城认识他的人很多,穆元景有些好奇此人是谁,便转身看去。

  来人穿的是禁军统领的衣服,见到来人,穆元景快速的从原主记忆里翻出来了这个的名字。

  徐典,徐家长子,现任禁军统领,同时也是青吾卫首领。

  “这么晚了,穆三公子怎么来这儿了?”徐典指了指夜色,“现在可是宫禁时间。”

  他向来看不起读书人,觉得读书人就是百无一用,要不是因为太子的缘故,他看都不会正眼看一眼穆元景。

  是以,徐典见了穆元景,没有什么好脸色,脸色臭的很,表现出像是她欠了徐典百八十万银子似的。

  “徐大人。”穆元景无奈的笑笑,想想该怎么说呢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