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

第十二章太子病危(求月票求豆子求评论)

我在恋爱手游考科举 山华 1295 2021-03-26 23:55:08

  难不成该说自己只是来次赏雪不成?

  这种借口是个人都不信,更别说是一向不喜欢原主的徐典了。

  唉!

  穆元景叹息一声,只能实话实说,“我是来见太子殿下的。”

  说到一半,穆元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太子殿下,他可好?”

  似是早就知道这个答案,徐典听了一点也没去有表现出奇怪。

  他是太子侍读,进宫找除了找太子殿下还能找谁?

  徐典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穆元景,说了句“跟我走”后,就转身走了进去。

  态度可谓是冷酷,语气是冷淡至极。

  能够进宫去,当然是要进去的,她赶紧跟上去。

  这是她第一次进宫,皇宫太大,就算有原主的记忆,穆元景还是搞不清楚怎么走。

  所以她只有跟在徐典的身后,兜兜转转的终于来到了东宫。

  东宫在皇宫的东侧,皇宫形成一体,又是可以的一个小朝廷。

  把人带到东宫,徐典也不多做停留,带到后就走,只留她一个人站在东宫门外。

  此刻东宫灯火通明,里里外外不断的有人忙进忙出,一时之间倒是没有人去注意到穆元景到的到来。

  “怎么办?殿下伤的这么重,肯定是凶多吉少,这万一——”

  “嘘!你不要命了,居然在这儿说这种话?”那宫女大胆身旁姐妹的话,看了看,赶紧拉着她快步离开。

  穆元景刚进来就听到这么一句,眉头微微皱紧,看了一眼那两个宫女离去的背影,转身快步的朝里面走去。

  有原主的记忆,她很快就走到了太子的寝殿。

  寝殿里灯火明亮,在夜晚照的有些耀眼,就算没有原主的记忆,只要循着光亮走就能找到。

  到了寝殿外,事不宜迟,她立即抬脚进去,却被迎面出来的青松挡了个正着。

  “三公子?!”三公子怎么来了!!!

  青松没想到会碰到穆三公子,一时之间愣了一下。

  随即很快反应过来,侧身让出位置将他迎了进去。

  穆元景颔首走进去,就看到里面乌压压的围着一群人,还都是太医院的那群老头子。

  穆元景一惊,转头看向青松,着急的问他,“太子,他,他这是怎么了?”

  “殿下回来后吐血昏迷了,至今未醒,现在还发了高热,怎么也退不下去。”

  “吐血?高热?怎么会这样?”穆元景怎么也没想到陈昭现在就——

  想到此,她心口就传开一阵心绞痛,心中也十分难受,就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离去了一样。

  她不等青松后面的话说完,就跑过去拨开人群站在床边看向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。

  床上的男人双眸闭着,睡得很平静,只是唇色有些白,要不是青松说他发了高热,她只以为陈昭只是睡着了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,她感觉自己的心越来越痛,疼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
  她忍着心痛感,白着一张脸坐在床边摸了摸陈昭的额头,“真的好烫!”青松没说错。

  用后世的话来说,都可以在额头上煮鸡蛋了。

  穆元景坐在床边很是顺其自然的接过宫女递来的冷帕子,并看向太医院的院首司正。

  “司太医,太子,他怎么样了,可有危险,何时才能退热?”她担心的一连问出了三个问题。。

  依着原主记忆,站在众多太医之首的老头子就是太医院的院首。

  专门给皇帝皇后太子太后看病的,但宫里太后、皇后已逝。

  所以,这宫里也就只有两大巨山,一个是皇帝和太子。

  “暂无大碍,不过殿下伤的太重,伤口已然发炎引起的高热,待有人一直在这儿细心用冷水降温,明日便可以醒来。”

  司正摸了摸下颚白白的胡子,把之前对高贵妃等人说的话又对他说了一遍。

  听到司正说的话,穆元景心下稍安。

  皱着的眉头微微一松,脸上露出了点笑意,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

  屋子的人太多,不利于太子养病,穆元景就让人出去一些,她自己则在里面照顾。

  照顾人这种事哪是她能够做的?青松当即说要留下来,不过却被她拒绝了。

  穆元景摇摇头,道:“太子殿下与我侯府有恩,我就是留下来照顾也无妨,何况——”

  她转头看向躺着的太子,目光中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疼。

  又道:“我心中担心,若不在这儿守着,怕是整夜睡不着了。”

  她这么一说,青松点头想想也是,太子可不就是因为穆公子受的伤。

  既然三公子要留下来照顾太子,青松也只好答应。

  要照顾太子,穆元景又向司正询问了一些注意事项,“司太医,接下来可是一直给他降温?”

  司正摸着胡子点头,“只要不要让太子烧的过高,除了降温之外还要时刻注意太子殿下的体温。

  并且没两个时辰给他喂一次药,每四个时辰换一次纱布就可。”

  司正嘱咐完一切,这才离开。

  离开前大抵是看出了穆元景的担心,不忘留一句,“三公子也不必担心,发高热也是好事。”

  “好,多谢司太医了。”

  穆元景点头,眉眼微松看向青松青梅,道:“你们帮我送送司太医。”

  东宫有诸多侍女内侍,像煎药这种事情自然是不必她亲手做的。

  所以她也就只要床边一直照顾太子便可时时听司太医的话,注意太子的体温。

  果然,到了深夜十分,太子的体温越来越高了。

  穆元景遵照医嘱用着冷水一边又一遍的给太子擦拭,不嫌其烦的给他额头上换湿帕子。

  太子殿下伤的很重,睡得昏沉,只能任由她摆布。

  直到他的体温有所下降,穆元景渐渐放换帕子的速度。

  这还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照顾人,难免手生。

  在给他换药的时候穆元景一不小心碰到了他的伤口,疼的他动弹了一下。

  穆元景以为他要醒过来了,赶紧说:“对不起对不起,都怪我下手每个轻重,弄疼你了。”

  似乎听到了她的道歉声,太子细若游丝般嗯哼一声,又昏睡了过去。

  穆元景坐在床边,仔细地看着他的眉眼,伸出手指温柔的描绘着他的眉眼,一笔一划,不由想起白日见到他的第一眼。

  逆光而来,温柔俯视的注视着她,让穆元景有一种心动的感觉。

  长得好看,对原主又好,身份加上才华样样皆好,这样的男人怎能不让她心动?

  也难怪青梅会说“全洛京城的贵女哪个不心悦太子”这种话了,她现在倒是明白了。

  是啊,就连她看了——

  等等,穆元景你想到哪儿去了?

  穆元景摇摇头,心说:这可是手游男主之一,那是女主的后宫,岂是你能沾染的?

  唉!不想了不想了!

  该换帕子了,穆元景拿着帕子放在冷水里打湿,拧干再放到太子的额头上。

  此时已经是半夜,穆元景强撑着眼皮坐在床边一直照顾着太子。

  中途青梅进来本打算让她去隔壁暖房休息,可是她摇头拒绝了。

  等到太子体温终于降下来不在持续升高,她才没再继续换帕子,就实在是忍不住困意趴在床边打了一个盹。

  这一打盹,便已是到天亮。

  陈昭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右手手臂有什么东西压着,让他抬不起手来。

  陈昭微微不耐的皱着眉,转过头去看哪个这么大胆敢压着他的手。

  刚一转头,就见一张如女子一般好看的睡颜面对着他,头枕在他的手臂上。

  见到是她,陈昭眉眼上显露出来的那抹不耐顿时消失。

  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眸染上了温柔的色彩,嘴角上扬,微微带着笑意。

  现在正是寒冷时节,这样睡着多少会感冒着凉,就是屋子里有暖炉也不顶用。

  陈昭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现在天才开始泛白,又看了眼还未醒的穆元景。

  下一刻,他侧了下身,动了动另一只手,捏了捏身上的被褥轻轻往穆元景身上移动,企图盖在她身上。

  可是他自己还受着伤,刚一动,就不小心扯到了伤口,疼的他咬牙闷哼一声。

  心中担心太子的伤势,所以穆元景就睡得比较浅。

  在听到陈昭那句闷声后,立即惊醒的抬起头,睡眼迷蒙状态看着他。

  下一刻,她反应过来,一脸欣喜,道:“你醒了?”

  她伸出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手中的触感感受到他额头上正常的温度后,绷着的那根弦这才放下心来。

  “怎么样,可有哪里不舒服?伤口还疼不疼?渴不渴,要不要喝点水?”

  接连三问,让陈昭不知先回答哪个比较好。

  但看着她眼中毫不遮掩的担心,陈昭心中一暖,看向穆元景的目光更是温柔。

  见着他不回答,穆元景以为是他难受的不想说话,二话不说立马转头出去找太医。

  不过就在她转身的那刻,陈昭在这一刻不想让她离开,就顺手拉住了她的手。

  陈昭抬眸看去,眼中闪过温柔的笑意。

  顿时让转身回头看的穆元景一顿惊艳,心里像是被什么挠了一下,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触动。

  穆元景不知道那是什么,此刻也没有时间去想。

  因为听到他后面一句话话,“小景,我现在很好,就是有点口渴,想喝水。”

  “你等等,我马上给你倒水。”说着,她赶紧转身去拿水壶到了一杯水递给他。

  又想到他还受着伤,穆元景端着茶水递过去的手突然一顿。

  随即在陈昭伸手接过那一刻,她的手往后一收,刚要接到的茶水再次收了回去。

  陈昭抬眸看去,便见她向自己这边走来。

  穆元景一手稳稳的端着茶水,一手向陈昭探去,轻轻地将他扶起来靠坐在床上。

  喝完水,太医院院首司正这个时候也来到了东宫。

  穆元景起身让开位置,让司正为为太子诊脉。

  她站在一旁看着司正的眉头一直皱着,穆元景这心里就一直七上八下的。

  等到司正诊完脉,她想都不想,脱口而出,急切的问道:“司太医,太子怎么样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